1. <video id="eew2w"></video>

    <u id="eew2w"><dl id="eew2w"></dl></u>

      <source id="eew2w"></source>

    1.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新聞 > 佛教為什么擺放石獅子
       
       

      聯系我們

      • 臥龍工作室-嘉祥縣長城石雕廠
      • 電話:13665373071
      • 郵箱:451699675@qq.com
      • 網址:http://www.yh553333.com
      • 地址:嘉祥雕刻藝術城
       
       
       
       

      佛教為什么擺放石獅子


      發布時間:2015-09-27 08:00:12 閱讀:12375

         在印度,獅子自古被尊為百獸之王,象征人中雄杰或導師。公元前3世紀的孔雀王朝時期,阿育王征服整個印度之后,將雄獅的形象雕刻在石柱頭上,就出現了石雕獅子,它象征王權和佛法。佛祖釋迎牟尼出身于印度王族,又被譽為“人中獅子”,所以佛陀所坐的法座,也就被稱為“獅子座”。佛教藝術造像中,一般是在法座上面刻畫或蹲或立的石雕獅子一對擺放在山門或廟門口。寺院大門口石獅子,

        

        從十六國到隋唐時期的佛教造像中,佛陀的石獅子座在中國佛教藝術中的造型主要有二獅蹲守和三獅組合。

        

        我們在這里選出在壁畫與造像中有代表性的石獅子座圖像,來看看石獅子座在中華佛教中的具體樣式。

        

        第一個石獅子座圖像是這座禪定印的佛陀坐像,是公元2至3世紀的作品,出土于中國河北地區,是早期金銅佛像的代表作,現藏美國哈佛大學藝術博物館。

        

        佛陀身后有火焰紋背光,頭部細密整齊的發絲、高高的發髻,梳理整齊的短鬢,三角形的衣領和身上的襲裝質感很強,都表明這是一個典型的鍵陀羅風格的佛陀造像。

        

        最為引人注目的是佛陀法座兩側那兩個鬃毛蓬松飛揚、張口露齒的護法獅子,它們的腿如柱子般有力地挺立著,雙腿呈八字形,身體微微向外傾斜,大張的口部似乎是在配合佛陀的微笑,也給人以笑哈哈的感覺。雙獅的中間,是盛開在水瓶中的茂盛的蓮花。顯然,這兩個獅子挺立的雙腿表達的是用力扛起佛座的意思,而傾斜的身體與內伸朝向蓮花的巨爪,則明顯有護佑蓮花的意味,這也是寺院門口擺放石雕獅子喜歡蓮花座的原因,古代石雕獅子藝術中的南獅與北獅,寺院南方和北方擺放獅子也沒什么區別,主要是根據主持師父的審美觀。

        北京獅子,北方石獅子

        與同時期在中國華北地區出土的金銅佛像相比較,無論在造型的特殊性,還是鑄造的精細程度與技術精湛方面,這尊禪定印的佛陀坐像都遠高于其他作品,所以不排除這件作品是從西域地區流入的可能性。

        

        這個石獅子座張嘴露齒、身體略微外傾的雙獅子圖樣,與1世紀株冤羅、鍵陀羅地區的石質佛陀造像完全一致。如趙玲在《印度早期佛教造像研究》中發布的政府博物館藏編號為42. 2929的禪定佛陀造像中的石獅子座、西塔拉迎提出土的通肩坐佛雙獅子座等,都是這樣的獅子造型。而大約創作于2至3世紀之間的一件鍵陀羅的片巖雕塑作品(見圖,佛陀安詳地坐在獅子座上,兩側的獅子身體外傾、雙腿柱立,與河北地區出土的這件金銅禪定佛座上的雙獅子風格完全一致,兩者的繼承關系一目了然。

        

        第二個獅子座圖像來自敦煌壁畫,是敦煌莫高窟第272窟南壁北涼時期《說法圖》中的雙獅座。

        

        此圖的獅子座為敦煌壁畫中時代最早的獅子圖像,它被繪成一只長著胡須的圓頭猛獸。雙獅座上的獅子是象征性的,因而消減了獅子的自然特征。其形象樸拙、簡練,有幾分漢代石雕的沉重感。獅子的前胸繪得強健有力,而頭部則含糊地概括為橢圓形,頸部沒有波斯或印度雄獅那種火焰狀毛束鬃,下處畫有一縷像辟邪那樣的胡須。

        

        壁畫中的石獅子座不但有這樣按照傳統固定模式描繪的一邊一頭獅子的圖樣,還有幾種相對比較隨意的獅子座圖樣也值得我們重視。

        佛像底座雕刻的獅子浮雕圖

        一個不同的特例來自莫高窟第16窟佛壇主尊彩塑佛座南側須彌座壺門里的晚唐雙獅。

        

        這兩頭獅子,前面一頭雄獅鬃毛豎起,怒目回首,嘰牙咧嘴,對身后的獅子發威。后面的獅子鬃毛下垂,雖然圓瞪雙眼,大張著口,卻顯得不夠威嚴,倒有幾分像供人玩賞的獅子狗。

        

        這兩頭獅子既然畫于佛座上,當然有代表佛的雙獅座之意義,但是卻完全突破了那種獅子兩兩相對、整齊劃一的模式,從一個側面表明了佛教藝術中國化和世俗化的跡象。

        

        另一個特例是榆林窟第25窟內中唐時期的三個獅子組合的獅子座(見圖5;敦煌研究院編《中國石窟·安西偷林窟》,文物出版社,1997,圖版第38;《解讀敦煌·中世紀動物畫》。

        

        榆林窟第25窟是吐蕃統治時期的代表性石窟之一,其壁畫藝術性很高。在菩薩裝的盧舍那佛像中,畫著獅子座,左右各有一側面坐獅,中央一頭為正面。正面的樣式極為罕見,在壁畫中完全正面構圖的坐獅,處理相當困難。而這幅獅子畫的效果卻很好,其擁有堅實的胸脯、強壯的四肢、卷曲茂盛的鬃毛、有神的雙目、漂亮的眉毛,雖張開巨口,卻并無兇惡之相,倒有幾分惹人喜愛的笑意。

        

        像這樣由三頭獅子組合而成的石獅子座,在華夏佛教造像與壁畫中非常罕見,其源頭可以在株冤羅造像中找到,如株冤羅考古博物館收藏的這尊高69厘米的佛陀造像,是2世紀貴霜王朝的作品,它的獅子座就是由三頭獅子的組合來表現的。

        

        這尊用紅色的帶有亮點的砂石雕刻而成的佛陀坐像,乃早期株冤羅藝術之典范。佛陀雙腿屈盤,足掌朝天,結枷跌坐于由三頭獅子支撐的臺座之上,座上刻有銘文。碑文指出這是一尊菩薩的雕像,大抵是早期人們把到各處傳法的佛陀稱作菩薩的緣故。佛陀的體態與舉止跟國王并沒有什么兩樣。他身后所裝飾的半圓形頭光便是菩提樹枝。正是在此樹枝下,太子悟道成佛。佛陀背后站立兩位男性侍從:手持拂塵的金剛手菩薩和蓮花手菩薩,飛動的天女們正往佛陀身上散花。

        

        獅子座上的碑文曰:“佛圖拉什塔的母親阿莫哈西及其父母一道,將此尊菩薩像置于自家的廟宇中,企愿一切眾生,吉祥如意。”

        

        這尊造像的獅子座上的三尊獅子非常經典,中間的獅子正面蹲踞,沉靜自若;兩側的獅子相背而坐,將上身盡力挺起來,像是要扛住佛陀所坐的那個臺座。早期株冤羅造像中的獅子座表現形式,還有一種兩個帶翼獅子在佛座兩側,挺立前半身,用力扛起佛座的造型。這個三頭獅子的獅子座,也包含著這種扛起佛座的寓意。

        

        第三個獅子座圖像來自石愚山房收藏的隋代(581-618)菩薩立像;陳奕愷《鐫石法相之美—國立歷史博物館“北朝佛教石雕藝術展”記述》,《藝術家》1997年第9期)這是一尊漢白玉造像,高107厘米。菩薩頭戴花冠,身披纓路,手持蓮花,面帶微笑,站在精美的復瓣蓮臺上,圓形的蓮臺下是長方形的獅子座,獅子座兩側是兩個供養人,中間是地神手托摩尼寶珠,兩邊各有一個鬃毛蓬松的蹲獅,翹尾張口,舉起前爪扶著摩尼寶珠,表示獅子護法的意思。

        

        在華夏地域內的石窟寺造像、寺廟造像及考古出土的南北朝至隋唐的各種石像、金銅造像中,雖然獅子的形象各有不同,或寫實逼真,或肥碩臃腫,但是大多數的獅子座都是這樣兩頭獅子相對而蹲的模式。

        南方石獅子圖片也叫做南獅

        而下面這兩件造像中的石獅子座比較特別,需要我們特別注意。

        

        一件是藏于上海博物館的北魏時期(386-534)的菩薩與維摩話并坐的造像(見圖,其下雙獅子的造像顯然是來自當時可能已經流行的獅子舞中的獅子形象。那渾身拖地的長毛、夸張變形的頭部、裝飾性的雙耳和花朵一樣分瓣而飄揚的尾巴,與在獅子舞中由人所裝扮的獅子一模一樣。

        

        另一件也是收藏于上海博物館的北齊時期(550-577)石質造像,這是兩皂并列的一佛二弟子二菩薩的造像,兩個皂像下面是通常的以摩尼寶珠為中心的二獅子與二供養人。

        

        有趣的是,這兩頭獅子是分出了雌雄的。雌獅沒有鬃毛,尾巴也很小很短;而雄獅鬃毛豐沛、尾巴不但長而大,像植物的大葉子般分出了三個葉片,非常張揚。

        

        在株冤羅、鍵陀羅的獅子座中是看不出有雄獅、雌獅這種分別的,況且從對王者和佛陀的贊頌與比擬來看,他們對應的都是威武勇猛的雄獅,自然不會在獅子座上雕出雌獅來。事實上南北朝時期的大多獅子座也沒有這樣的雌雄之分,所以這是一個特例。

        石雕獅子  

        顯然,南北朝時期石雕獅子座中出現的這種一對獅子分雌雄的表現模式,是中國古代看門獅子分雌雄的濫筋,是中國文化講究陰陽平衡的產物。

        

        將在中國發現的宋代之前的獅子座造像與株冤羅、鍵陀羅同類造像相比,我們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株冤羅和鍵陀羅獅子座上的獅子,要么是獅頭向前的正面像、要么是雙獅相背頭向外側的形象,而在中國發現的同類造像,尤其是石刻雕像,大多是雙獅頭向中間的蓮花或摩尼寶珠。

        

        這個差別,可能反映了在佛教發展的不同階段,藝術家或工匠所秉承的觀念略有差別。

        

        雙獅頭向外側的造型,其最早的觀念源頭也許是阿育王柱頭獅子的觀念—雄獅遠望無邊無際的四方大地,有威震萬國、遠播佛法的含義;而中國所創作的獅子座則更多地包含著雙獅子護佑蓮花、摩尼寶珠與佛法的寓意。

        

        從石獅子座佛像傳入中國的時代來講,在華北地區發現的一系列十六國時期的小型、便于攜帶的金銅佛造像是較早的。這些金銅佛像分布在由中原的洛陽地區沿太行山、燕山山脈的山麓向華北地區直至東北地區的朝陽的古代交通線上,這同早期來華傳教僧人佛圖澄等人的活動路線是相重合的。說明早期的僧人隨身攜帶著這些佛像,到了城市或聚落則拿出銅像來傳教禮拜。僧史文骸獻中還記載釋道安在傳教時,有的弟子對他所攜帶的多尊佛像中鑄造不甚精巧的一尊有所輕視,結果釋道安在這尊佛像的發髻中發現了舍利,使得弟子們才恍然大悟這尊佛像一定有非凡的來歷??梢姰敃r的這些金銅佛像,有部分是來自西域地區的。

        

      石雕獅子

       

       

        然而,十六國時期的這些石獅子座金銅佛像雖然是中國僧人和佛教徒最早禮拜的佛像,但并不是最早傳入中國的獅子座佛像。最早的獅子座佛像至遲在三國時代就已經在南方地區的壺、魂瓶等器物上出現了一一雖然這些佛像并不是用來禮拜,而僅僅是作為一種神仙化的符號或裝飾出現的。

        

        在我國南方的云南、四川、湖南、湖北、江西等地發現了漢末至西晉時期的佛教造像近二百二十處,其中有一部分佛像就是佛陀坐在獅子座上的形象,是株冤羅造像的樣式。如南京雨花臺長崗村出土三國時期青瓷釉彩壺上的堆塑佛像裝飾即是典型代表;《佛教初傳南方之路文物圖錄》,,佛像二尊凸出器表,佛陀高踞蓮座,左右有雙獅子頭。

        

        顯然,石雕獅子座佛像在三國時期以裝飾性圖樣傳入中國,在東晉十六國時期供佛教徒禮拜,南北朝時期走入興盛。

        

        在山東青州、山東嘉祥縣和臨漳都發現了大批的北朝獅子座石像,而龍門石窟等北朝、唐代雕刻佛像中更有大量的典型圖像。

      本文修改于2017年4月29號

      版權屬于: 嘉祥石雕 (http://www.yh553333.com/)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其他人閱讀了:

       
      標簽:
       
       

      在線留言

      留言內容
      用戶名
      聯系方式
      驗證碼 
       
       

      留言記錄

        暫無數據
       
       
      13665373071
      欧洲熟妇精品视频